Tuesday, April 23, 2013

|Geschichte|056|Anpassung 馴


Mit Resero, Mila und Lesley
感謝以上各角色的家長的討論和修正!



  「癌症?」特爾萊昂放下手中的燒瓶,移開護目鏡。

  雷瑟羅襯以一貫的笑容回答:「是的,似乎是某種萜類化合物。」

  特爾萊昂將儀器歸回原位,脫下手套,匆匆跑到雷瑟羅的辦公桌旁,好奇地看著雷瑟羅手中以外文寫成的異國醫學期刊。不熟悉的文符和大量的引用文獻讓他一時找不到關鍵字,於是索性直接問:「雷瑟羅說的,是sesquiterpene?」


  「是的,之前聽過嗎?」雷瑟羅並不訝異,特爾萊昂給她的感覺一直都是木訥的活字典。

  特爾萊昂邊看著期刊的結論部分,邊回答:「學校老師有提過,有點毒性,但是能抑制細胞生長吧?」

  「是藥三分毒,說起來癌細胞也只是長得快一點的細胞而已。」頓了頓,像是回憶起什麼,意有所指地繼續說:「鋒芒太露總歸不是好事。」

  特爾萊昂還在反芻雷瑟羅最後一句話的意思,她卻已經將期刊收好,改從電子圖鑑中印出立體鬼菇的模型。

  「你去幫我找找吧?實驗已經做完了對吧?」

  特爾萊昂回過神,看著在玻璃盒子裡的小泥像,以及顯示在玻璃屏幕上的字符「Omphalotus nidiformis」,「嗄?」了一聲。

  「最近一直下雨,菌物的子實體會比較多呀。」雷瑟羅笑著提醒,從小盒中取出塑泥模型,菌蓋上有一些顆粒狀突起,蕈傘下倒是光滑純白的半透明褶頁。

  「好小喔!」特爾萊昂接過,在翻轉手中把玩著:「出沒的地方在哪裡呢?」

  「實際上有十公分大吧,最大可以長到三十公分。」雷瑟羅翻翻圖鑑,回答特爾萊昂的問題:「那篇外國期刊上說不常見,不過在梵德雷境內倒是挺多的。」又迅速地多讀了幾行說明,抬頭正色提醒:「它跟某種食用菇類長得非常像,但這種鬼菇是有毒的,而且在暗處會發螢光,別找錯了。」

  「不會的。」特爾萊昂揮了揮手中的小模型:「我有這個,而且會發光的話,應該很好分辨吧。」搔了搔頭,看了眼掛鐘:「我得回家了。那我這周末就不過來了喔?」

  「嗯。」已經又重新埋首書堆的雷瑟羅,隨口回了聲。她並不確定這種菇類在不同生態環境是否會有一樣的化合物累積,但總得找個藉口打發這個平時不多話,做起實驗來卻一籮筐問題的孩子,還她個清淨、可以專心讀論文的周末。




     
在商業城往草藥店的路上,特爾萊昂再確認一次每種草藥的份量。母親身體有些好不了的老毛病,每周都會請醫生到家裡診治,醫生開的處方則是他去取藥。這差使本來是爸爸做的,但自從自己進入魔法學校魔藥分析科以後,父親便交給他去做。幾年下來,什麼症頭該開什麼藥緩解,每種草藥劑量多少,怎麼煎服,他也有個底。只是這周的藥單跟以往不太一樣,母親的症狀沒有太大差異,但每種藥材的藥效合併以後卻跟上周的完全相反。他翻了翻藥單,處方籤上說的服藥時間也從晚餐前改成睡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藥材不同的關係。

  收起藥單,特爾萊昂邊走,邊在腦中復述藥草種類和劑量,水萃時間和服藥方式。背熟以後卻還是遭遇到以往的問題,他不知道這藥治的到底是什麼病。母親雖然總抱怨腰痠、疲倦、頭痛,但身型還是比一般婦女豐腴,氣色也很不錯。

  『而且吃這麼多藥……』雷瑟羅那句「是藥三分毒」的話,迴盪在他腦海裡。他有點擔心,但自己不是學醫的,那個醫生也是家裡認識很久的熟人,如果不需要吃藥,應該會直接告訴父母吧?

  嘆了口氣,他在一條防火巷的入口前停下來,看了看天空。梵德雷最近每天都會下雨,時間不太一定,但只要看到天空飄著幾朵奶油色的雲,大概再過一兩個小時就會開始下大雨了。現在天空倒是清澈的很,只一兩絲雲絮浮於高空。

  天氣好的螫人。

  特爾萊昂揉揉眼,邁步前下意識地往窄巷裡看,回過頭時才反應過來,趕忙又多看了一眼。確實在暗處有點螢光。

  『是那個嗎?運氣也太好了吧。』他彎下身,光源距離他大概半截手臂長,他伸手要撈,光卻幽幽地移動著,怎麼也搆不著。

  『在躲我嗎?不會吧…不是香菇而已嗎……』邊想,邊覺得自己好笑,他回過身看了看繁忙的市集,眾人討價還價,採買貨品,似乎都專注的處理自己的事,而不會注意到他的舉動,於是他壓低聲音開口問了:「Nidiformis,你聽得懂我說話嗎?」問完,並不預期會有什麼改變。

  但他錯了,暗處突然閃現大朵青綠螢光,其他原本飄忽的小光源也靜止不動。

  「嗳?」生物聽得懂人話這件事,米拉曾跟他提過,而特爾萊昂向來不反對也不相信,但這次他卻不得不臣服於眼前的事實。「呃。」他估量了一下最大的光源,直徑大約有二十幾公分,看來是巨大的鬼菇。「鬼菇…」想了想,他吐出一個詞:「…老大,可以跟我走嗎?」問完才覺得羞恥透了——跟香菇講話,要是讓雷瑟羅知道自己是這樣找到鬼菇,大概會被嘲笑吧。

  紅著臉打算把手抽回來,那個光源卻移近了些。

  「嗳?」他見狀停下動作,鬼菇老大也停在同一個地方不動。

  特爾萊昂回頭又看了一下商業街,再次確認沒人注意他的奇怪舉動,才咬牙說:「我,我等一下要去找米拉,她可以聽得懂你說話。」吞了吞口水,繼續:「你要跟我走嗎?」

  語畢,小光點竟騷動起來,簇擁著大鬼菇似乎在商討些什麼。騷亂過後,小光點都熄滅了,只剩大鬼菇有節律的閃著光,然後特爾萊昂感覺到指尖有種滑順的肉質感。他的手心微微冒汗,他再將手伸進去一點,大鬼菇安坐上他的手掌。特爾萊昂小心翼翼地收回手,在烈陽下鬼菇就是一般的褐帽蕈類,上頭有些不規則的突起,蕈傘邊緣有些皺褶,看來有點像是人笑時彎起的眉眼。

  特爾萊昂盯著鬼菇老大好一會,像是想問什麼,但還是忍住了,將鬼菇老大放入提袋裡,打算先去香草店找米拉再說。





  蕾斯莉香草療法店裡特有的芬多精味道讓特爾萊昂推門而入後立刻平靜下來。在米拉來工作之前,特爾萊昂並不覺得這間店跟其他香草店比起來有什麼特別之處,母親愛喝的花草茶也是隨機在幾家商業城的香草店配的。但米拉來實習後,他在米拉的介紹下第一次認識了店老闆蕾斯莉,發現這位擁有心理師執照的的女店長善於觀察人心,踏入店裡的每位客人都能在她的香草茶以及言語引導下徹底地舒緩生活上的壓力,放鬆身心充電,或是分享交換有趣的生活小故事,是間休閒愜意的店。

  蕾斯莉一見是特爾萊昂,便笑著說:「老樣子,同一種花茶配方嗎?」

  「啊?」只顧著找米拉身影的特爾萊昂這時才回過神,頓了好一會才把想說的話整理好:「那個,母親的處方籤有變換…花茶配方不曉得需不需要也跟著調整一下?」說完忙著從口袋裡掏出處方籤,交給蕾斯莉。

  蕾斯莉看了看,沉吟一會,微笑對著廚房裡忙碌的身影喊:「米拉,吧檯交給你顧一下,我去庭院採些藥草。」

  米拉從吧檯後方的廚房探出橘紅色的腦袋,像小狐狸那樣檢視一會才笑著回答:「嗯,來了。」

  特爾萊昂看著兩人交班,等蕾斯莉的身影消失在通往庭院的落地窗門後,才小聲地說:「米拉,可以請妳看個東西嗎?」

  「嗯?」米拉點頭,然對方提袋中一股不尋常的波動引起她注意,回想起最近經常被提起的特殊菇類,她猜道:「莫非...是鬼菇嗎?」

  「嗳。」特爾萊昂本該表示驚訝,但米拉對生物的靈感一直都很強。特爾萊昂從提袋裡取出鬼菇老大,說:「我覺得它…好像有表情…我是說…在笑還是什麼的……」說完,自己都覺得愚蠢。

  「好像有表情?」米拉聞言噗嗤笑了出來,看來最近聽到的傳言都是真的。她接過特爾萊昂手中的鬼菇老大,好奇地盯著瞧這傳言中的神奇植物:「看起來是個面惡心善的小東西呢。你好唷~」說著抿嘴憋笑,用手溫柔地撫摸蕈蓋。

  「摸完要洗手喔,聽雷瑟羅說是有毒的。」特爾萊昂提醒。鬼菇老大像是聽得懂,蕈褶開闔著彷彿在反駁。
         
  「唔...它生氣了呢....」米拉雙手捧著看來相當不悅的鬼菇老大,轉述她所聽見的聲音:「鬼菇說,它和它在梵德雷的親戚才不會害人喔!」
         
  「可是…圖鑑上……」特爾萊昂急忙解釋,到底他也不想惹這看起來有點詭異的生物生氣。
         
   米拉點點頭,「它說,那是在異國的族群,因為當地的土裡有太多寄生蟲,所以遠親們必須合成比較多的毒素來殺死寄生蟲,好保護自己。」米拉笑了笑,輕輕地摸著蕈蓋安撫鬼菇老大,「梵德雷的土壤很乾淨,所以它們不需要這麼做。」說完,她將鬼菇老大舉至眼前,微笑道:「因為奧爾加女神保護著梵德雷呀。」
         
  「原來是這樣呀……」特爾萊昂說著,盯著在米拉手中的鬼菇老大瞧,蕈傘邊緣還是那股微妙的笑意。
         
  「在不同的地方生長的話,就算是同一種物種,也會有不一樣的型態喔。」米拉溫柔地笑著補充:「在哪裡長大的,就是哪裡人喔。動物,植物都一樣,會在那個環境慢慢地馴化,變成環境的一部分。」語氣隱約透著某種大澈大悟。
         
  「嗯,這樣的話,雷瑟羅就不能用它當藥材了吧。」
         
  「是為了藥材採集它的嗎?」米拉疑惑地問著。
         
  「不…呃…是,但是現在……」特爾萊昂覺得不太好意思,彷彿他採集的舉動帶著惡意:「我…我會把它放回原本的地方的。」
         
  米拉似乎又聽見了鬼菇老大的聲音,直勾勾地看著鬼菇老大許久,然後抬頭對特爾萊昂說:「唔...聽說女王正在懸賞這種菇類呢!」
         
  「咦?」身為平民,王宮對特爾萊昂來說是太遙遠的事,因此對剛發出來沒多久的懸賞,他並不知情。
         
  「帶它去見女王吧?」米拉提議。
         
  「我…我嗎?」
         
  「嗯,特爾萊昂的爸爸在商會工作對嗎?也許可以幫忙安排?」
         
  「這我不太確定呢……」說著,看到店老闆從藥店深處走來,特爾萊昂趕忙問最後一個問題:「那,鬼菇老大會緊張嗎?被送到皇宮裡?」

  米拉笑笑,把鬼菇老大交還給特爾萊昂,說:「特爾萊昂自己問問他呢?」然後小跑回到吧檯後方繼續分類藥草了。

  特爾萊昂將鬼菇老大收回提袋裡,順便將一個銀秤幣交給蕾斯莉。蕾斯莉找了一小袋銅盾幣連配好的藥遞給他,說:「我依照處方籤推測了一下病症,稍微調整過了先前的配方~基本上藥草茶的藥效還算溫馴,不過服用處方籤時還是避免跟花茶同時飲用喔。」

  特爾萊昂點點頭,接過找零和藥包,轉身便出藥店,沒有注意到蕾斯莉臉上奇怪的表情。


|後|

終於開始寫 Terrain 線的故事了,因為畫圖很慢又希望能好好練圖的關係,主線進行的非常遲緩(明明就是企畫太多)。這次能跟米拉中之合作超興奮的阿阿阿,還因此認識人超好不介意我一開始胡亂寫還幫我把劇情改的很合理的蕾斯莉中之。特爾萊昂能認識你們真是太幸運了(什麼兒子上小學之感)。另外也要謝謝雷瑟羅家長 Armitage,被我拖下企劃的無底洞還幫我校稿(嚶嚶嚶)。

往後舒米會努力去牽關係!希望兒子能認識更多榭爾勒的捧油!(結尾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