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3, 2013

|Geschichte| 【海靈節】Die Nacht des Festes, die fallenden Tonleitern

中文標題:祭夜,飄落的鱗片



全文下收。海靈節早上的故事,可以戳這裡觀看喔。




距離最近一次的海陸戰爭結束後又過了兩個月多,
這天是三月十五日......海靈節。

不知道是節日的關係、亦或是全國收斂起歡歌笑語的氣氛使然,
芙瓊在這天都會沒來由地變得有些鬱悶。

她笑自己,
還真容易被這樣的氣氛所感染。

海靈節......
一個弔慰海國戰爭亡魂的日子。

在這一天,
天上會飄下發光的藻類,
一顆一顆的,
就像在陸地上看到的雪花一般,
從上空慢慢飄落。


活動會在漂流公園的廣場上舉辦,
那裡設有祭壇,
海國國民都會在這一天前往那個地方去參加那個祭典。


芙瓊是個例外。


她在廣場外圍附近找了個不起眼的小角落,
海國國民為了要參加祭典會在這裡來來去去,
沒有人會一直去注意她,
除了一些年輕的女子之外。

芙瓊的耳邊還不時傳來一些對於她外貌的讚美與細小的尖叫,
從那些女子的方向傳來。

此刻連微笑都沒心情回應,
只能裝作沒發現到,
就這麼自己一個人坐在那角落。


面對著祭壇的方向,
看著許多的人都在那裡悼念著那些在戰爭時英勇犧牲的亡靈,
更或者這些英雄也都是他們的家人,
感謝他們的犧牲帶來了海國暫時的平和。

芙瓊即使沒有站在那裡與大家一起,
心情卻也與他們無異,
可這樣的景色也讓她心底回想起一些過往的記憶,
跟隨著這些悼念之意一同浮現。


「今晚一定又睡不著了吧......」芙瓊小聲地對自己說著。


她稍稍抬頭看著那一顆一顆飄落的發光海藻,
心想著那些亡靈......
應該也在今天隨著這些小小的光球一同飄落,
暫時以這樣的方式回到家人身邊吧......?

您們是否也是呢......?

父親......在我年幼時就被死神帶離的母親......。

還有.......那件被深深的血紅色填滿的事......。

她伸手接下了兩顆光藻,
就讓它們靜靜地平躺在她纖長的手上發光著。

那樣的光芒並不刺眼,
而是柔和、甚至令人感到有些溫暖的光,
微弱地閃爍著。

芙瓊垂下眼瞼,
細長的白色睫毛悄悄地蓋住了眼睛,
此時的芙瓊是很少人能見到的。

那個總是令人感到獨立自主、帥氣又有些醒目的芙瓊,
在此刻被放在另一個面相中,
被換上的是一個其實並不喜歡獨處的自己。


獨處,只會讓她有機會想起更多以往的事情。


那些事情並非不堪回首,
而是每當想起時就會有一層悲傷的情緒從心底油然而生,
侵蝕著她的腦袋,
克制不了地占據她的想法,
嚴重點還會入侵夢裡,
讓她無法入睡。

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至少在人前不該是。

她是個可以輕易看穿人的想法的人,
她是個可以在賭場上呼風喚雨的人。


她是芙瓊,一個能匹配得上父親所給予這個名字的人。


因為感覺到有人正朝向自己走了過來,
芙瓊立刻收拾好自己負面心情,
抬眼往那個方向看去。

天色有點暗,
她一時之間還沒認出來的人是誰,
直到那個人真的走近到她的面前叫喚了她一聲。


「嘿!你怎麼在這裡?沒跟大家一起在祭壇那裡湊熱鬧?」


靠近她的人是一個有著紫褐色略長的頭髮,
身材並不算高的男子。

他十分豪氣地打著赤腳站在她的身邊,
手持著已經點著的蠟燭,
俯視著她。

芙瓊想起來,
他是那一天自己在賭場吧檯喝酒時所遇到的人,
那時候正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而他走過來跟自己閒聊了幾句。

他們似乎還有相約好一起來參加海靈節。

芙瓊聞言,
立刻勾起了微笑,
聳了聳肩,
不語。

「上次在賭場跟你約好要一起來,但是居然沒有約時間呀。
於是今天一整天都在這而打轉呢!」

男子也回敬了微笑並啟口說著,隨著話音身軀也左右搖擺著。
見芙瓊依然靜靜地坐在地上,他搔了搔臉頰,噗通一聲地在她身邊坐下,
然後將蠟燭放在他們兩人的中間位置。

蠟燭上的火光微微地跳躍著,
圓形的光芒以他們為圓心,
向外散開一個小範圍,
稍微打亮了她們身邊的景色。

*繪圖 by 炎兒
聽著男子的話,
芙瓊的心裡油然而生一股歉意。
上次好像隨意地答應了邀約的事情,
其實她沒想到真的會在此刻遇上這個人,
來參加祭典的人這麼多,
芙瓊認為這個人也只是客套說說罷了,
看到他真的出現感到有些意外。

更沒料到他會因為要找尋自己而整天都在這裡打轉.......

不知道怎麼的,有一股暖意包圍了她。


「抱歉......」


芙瓊帶著歉然的微笑,小聲說著。

她目前雖然不是很想獨處,
但如果來者是個愛與她對話的人,
也會令她有些許困擾。

很慶幸的,
這男子沒有芙瓊所預想的會一直與她對話,
他們只是一起並肩坐著,
看著天空落下無數的細小光藻。


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細瑣的話題,
只一次迷洱看著芙瓊撐開手掌,
試圖接住懸浮的光藻時,
說了句話:


「那個,我媽媽說是海底傳說中的大龍魚掉下來的鱗片喔。」

繪圖 by 舒米


芙瓊聽著,眼見光藻碰到她手掌的瞬間消失光芒,變成一粒暗綠色的沙。


「薇薇卡的結界,對這種生物是沒有效的。
媽媽她一直相信,比起女神,生物本身的靈力要強多了。」


芙瓊原本以為他還會繼續說甚麼,
但他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紫色的頭髮在微風下輕微的擺動如遠方天幕上的海潮。

即使在沒講話的時候,
氣氛也很自然,
不至於到乾枯、尷尬。

也許是因為之前就有見過,
有那麼一點熟悉的感覺吧。

至少不是完全沒接觸過的人。

他們就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到將近深夜,
直到男子要準備離開,
問了芙瓊的名字。


「能跟你聊天很開心,是說一直沒機會問你的名字。
我叫做迷洱,請多多指教!」


男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面向芙瓊並開口問道。


「我叫芙瓊,是個......賭徒。」


芙瓊仍是坐在原地,
抬起頭仰望著迷洱,
緩緩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保留了自己黑手黨的身分,
僅告知名字......與相關職業。


「芙瓊?!
哈哈,算是意料之中嗎?
這名字取得很好呀,哈哈。」


說罷他抬頭看了看天色,絨黑的海水裡優游的影子變得益發模糊,
螢光藻所發出的磷光在漸暗的背景下開始變得刺眼。

他再次低頭看芙瓊:


「話說時間不早了,我該走囉,下次有機會再一起聊天吧!晚安啦!」


迷洱展開燦爛的笑容,
揚起手與芙瓊道別並準備離去。

芙瓊在此時從地上站了起來,
並拍了拍沾上臀部的灰塵。


「......迷洱,下手的頻率別太過頻繁,畢竟我也得靠賭場吃飯呢......」


芙瓊微笑著對迷洱說著。

早在那天她就發現迷洱在賭場裡做的事情,
但因為她也不願意這些人在賭場迷失了自己,
嚴重點的還會將自己的生命給賣了,
所以當時她發現迷洱行竊的事情並沒有加以阻止。

賭金沒了,
自然就得滾回家去,
這個是芙瓊管理賭場的規則。

然而,
她對迷洱說了這些話,
只是想讓迷洱知道她有發現這件事。

從迷洱的眼神與表情裡也讓她明白,
他所理解到的只是因為芙瓊說自己是個賭徒,
所以得靠賭贏別人的錢才能吃飯這件事情。


「嘿嘿!你發現啦!
對不起呀,偷了「你的」錢,幸運的......先生。
我下次會收斂一點的。」


語畢,還不忘吐吐舌頭,轉身離開時下意識地攏了攏背包,小跑步地離開了。


芙瓊只是看著迷洱的越走越遠的背影,
緩緩地收起了自己的笑容。


現在,
她又將獨處了。

在這個讓她睡不著的夜晚裡。



【祭夜,飄落的鱗片。end】


*文章 by 炎兒&舒米
迷洱(舒米)_角色噗浪:http://www.plurk.com/yapeshu
芙瓊(炎兒)_角色噗浪:http://www.plurk.com/seler_fortune


|後|

這是跟芙瓊(Fortune)家長一起的共同創作。超開心能跟帥氣的美女牽關係的呀(羞澀)。芙瓊家長人超好的,而且超級有效率(不忍看自己),兩天就把文案打好啦,而且超有畫面感的(哭)。除了修改語氣,自己只加了一段 Meer 提到母親與大魚的話而已。能跟炎桑合作真的很開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